1. 首页
  2. 互联网

Facebook接受反疫苗广告投放,暗示疫苗是大屠杀

商业密码12月4日(邵峰)消息,Facebook出售了宣传反疫苗信息的广告,将美国政府对新冠病毒的反应与纳粹德国进行比较,对2020年选举结果表示怀疑,甚至推动政治暴力。

这些广告由商品公司运营,这些公司在过去几年里在Facebook上花费了数十万美元。

周一,福克斯新闻名人劳拉·洛根将博士进行比较,引起了愤怒。安东尼·福奇对一位臭名昭著的纳粹医生说“死亡天使”——大约与此同时,Facebook上刊登了广告,宣传一件上面写着“我来自美国,但我目前居住在1941年的德国”字样的毛衣。

另一个广告将疫苗的推出与大屠杀进行了比较——错误地和可笑地暗示它们是大规模屠杀人口企图的一部分。

该广告由一个名为“骑红浪”的Facebook页面运行。今年早些时候,该页面刊登了一件T恤的广告,上面写着“让悬挂的叛徒再次伟大”。

根据数据显示,自5月以来,Facebook从“骑红浪”运营的广告中赚了280,000多美元。该页面的粉丝不到10,000人,但通过向Facebook付费,该页面的运营者可能会接触到数百万美国人。

2019年以来,另一家公司运营的另一个页面“Next Level Goods”在Facebook广告上花费了500,000多美元。该公司经常使用Facebook为反疫苗T恤做广告。

8月下旬的一次广告购买在注射器图像旁边推出了一件印有“骄傲无毒”的T恤。该公司向Facebook支付了约2,500美元,以通过反疫苗广告联系多达450,000Facebook用户。根据Facebook的数据,德克萨斯州、佛罗里达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Facebook用户浏览的广告最多。

Facebook母公司Meta的发言人表示,将美国对新冠病毒的反应与纳粹德国进行比较的广告,将疫苗与大屠杀进行比较,以及表明疫苗是毒药的广告违反了Facebook的疫苗错误信息政策。

然而,考虑到这些违规广告在其平台上投放,Facebook的检测系统似乎没有检测到它们。

纽约大学研究员劳拉·埃德尔森(Laura Edelson)在Facebook上跟踪广告,她认为Facebook不会手动审查其销售的所有广告——这是允许违反其规则的广告在平台上投放的部分原因。

她说,与政治竞选相关的页面相比,Facebook似乎对来自看似商业化的页面的广告也采取了更轻的适度方法,例如那些出售T恤的页面。

她认为,“你会发现T恤上印有真正强烈的修辞比你在直截了当??说服广告中看到的要多得多。”

Meta Platforms(前身为Facebook的公司)负责陷入困境的加密货币项目的高管David Marcus周二宣布,他将于年底辞职,从事其他项目。

Marcus曾担任PayPal总裁,七年前加入Facebook,负责监督社交网络的消息产品。最近,他监督了Facebook2019年宣布的数字货币Libra,承诺让人们轻松跨境汇款。

然而,在立法者和监管机构的审查中,Libra项目受到了严误的打击。最初的担忧集中在当时的Facebook对金融市场的潜在影响以及潜在的隐私风险上。马库斯于2019年被传唤在国会议员面前就此事作证。

Facebook后来将Libra更名为Diem。该公司还在10月份的有限试点中推出了一个名为Novi的数字钱包——但没有最初打算成为其最大功能的数字货币。

马库斯在周二的一系列推帖子之一中说,虽然在推出Novi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——我仍然一如既往地热衷于改变我们的支付和金融体系的必要性——但我的创业DNA已经连续很多?上午?推动我,无法继续忽视它。

Facebook告密者Frances Haugen发布数百份内部文件后,Marcus离开的消息发生在该公司的公众形象特别艰难的时期之后。

Marcus的领导角色将由产品Stephane KasrielNovi副总裁担任。KasrielUpwork的前首席执行官,和Marcus一样,是PayPal的前高管。